老鼠药对城市生态环境影响的现状及评价

2014-06-30 15:57
164


老鼠药对城市生态环境影响的现状及评价


自然大学研究中心

自然之友“老鼠药”小组志愿者团队

20085

目   录

前言

一、研究目的5

二、研究方法与过程

项目人员及分工

(一)关于中外灭鼠文献的研究8

(二)关于溴敌隆的检测10

(三)问卷调查10

(四)关于专家访谈的记录研究分析10

(五)关于鼠药对植物影响的试验研究10

三、研究结果                                              

(一)关于溴敌隆的检测8

(二)关于中外灭鼠文献的研究10

(三)关于鼠药对植物影响的试验研究10

(四)关于对政府工作通知的分析研究研究分析10

(五)关于专家访谈的记录10

(六)关于问卷调查10

四、结果分析与讨论13

(一)

(二)17

(三)17

五、结论和建议18

(一)结论18

(二)建议18

六、体  19

七、致  19

八、主要参考文献19

附件1政府工作通知分析

附件2鼠药的观察记录

附件3:重要研究过程的相关照片

附件4鼠药对城市生态环境影响的调查问卷

附件5志愿者活动随感


老鼠药对城市生态环境影响的现状及评价

前 言

多年来,国家除四害之一“灭鼠”工作已经成为了惯例,人们的“灭鼠”意识也随之增强。但是,对于政府、民众来说,对科学灭鼠、控鼠、维系生态平衡并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在认识上存在一定的误区。大多数公共场所(奥运场馆、训练馆及非竞赛场馆周边区域(以场馆为中心周边 2公里区域范围);所有为奥运服务的定点医院,定点宾馆及服务场所 ; 各类地下管线 ; 农贸市场;居民小区;禽畜养殖场;近两年发生过流行性出血热的区域 ; 其他有鼠场所和部位)均采用药物灭鼠并且这种方法多年不变,已经成为北京市爱卫会的首选灭鼠方式。  

那么,北京市到底有多少老鼠?是否该采用这种方式灭鼠?灭鼠过程中导致其他不该杀的动物死亡怎么办?施放方法有没有可能改进得更生态些?“替代品”推广遭遇什么样的困境?到底该不该杀灭这些“有害动物”老鼠?杀灭有害动物导致的生态系统断链,其后果是什么?即使应当杀灭老鼠,“统一灭鼠”措施是否应当改进?灭鼠药“溴敌隆毒饵”的大面积使用是否会对生态环境造成影响?

带着这些问题,自然大学招募到了五名志愿研究人员,组成了“老鼠药”小组,对“鼠药对城市生态环境影响的现状”展开调查研究。

一、研究目的

本项研究以自然大学城市乐水行在200712月初的活动中,发现“南护城河河面上漂着十几只死麻雀”事件为切入点,由此发现北京市公共场所大面积布药灭鼠。志愿研究者通过观察、访谈、问卷调查、实验观测、专家访谈、中外文献研究等研究方法,并力图达到以下几个目的:

1)通过对鼠药“溴敌隆”化学品的有效成分的检测、溴敌隆灭鼠有关的知识调查,系统总结中外使用鼠药的危害,增强人们科学控鼠意识

2)将实验观测、调查结果与人们传统认识相比较,总结人们在“灭鼠”方面的误区。

3)探索一简单易行的“控鼠”方法。

4)呼唤人们保护生态平衡,保护我们生存的环境,保护我们的地球。

通过本次研究,我们希望人们尤其是北京市政府、地方政府正确对待灭鼠工作,要用科学的方法进行“控鼠”,摒弃不科学的潜意识的想法。保护我们的土壤、河流、动物、植物,保护我们的生存环境维系生态平衡,不仅需要采取科学有效的措施,更需要提高人们的生态平衡意识和观念。政府——或者说灭鼠发力者,在管理上需要采取更加慎重、科学有效的方法和体制,以减少鼠药对我们生态环境的危害

二、研究方法与过程

小组分工情况

姓名

职务

职责

备注

朱秀荣

组长

制定实施方案、活动进展、召开小组会议、人员分工等

撰写报告

尹  杭

监督员

督促小组顺利、按期完成研究工作,并承担部分支持。


毛  达

组员

负责中外文献的查询、翻译、检索等

撰写报告

熊  昆

组员

联络专家团队,项目支持等


冯永锋

组员

提供方法指导、思路引领,并完成部分调查任务,宣传报道等事宜。


徐在义

组员

调查问卷的设计、调查实践、分析统计等

撰写报告

李亚彬

组员

调查、采访、统计分析,文献整理

撰写报告

贺  莉

组员

调查采访

撰写报告

莫  楠

组员

调查采访


(一)问卷调查

我们设计了项调查问卷表,1.北京市爱卫会访谈性问卷调查,2区县爱卫会负责人进行的问卷调查3针对街道、居委会、村队、公共场所等进行的问卷调查,4针对普通人群进行的问卷调查。主要内容:针对不同层次、职务、地域的人群进行有关“老鼠药”有效成分,灭鼠相关政策法规、使用状况、效果等方面的调查。对灭鼠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困惑等进行了解。

本次调查向爱卫会发放调查问卷1份,收回1份。 密云县爱卫会

向街道、居委会、村队、公共场所发放调查问13份,收回13份;

向普通人群发放调查问卷100份,收回有效问卷64份。

调查问卷内容见附件4

(二)鼠药的文献研究(请见下文)

(三)0.005%“溴敌隆”毒饵养花实验

1备好实验器材从众多花卉中,选取了“散竹”、“四季海棠”两种花卉作为实验样本。采集到0.005%“溴敌隆”毒饵2袋各100克,准备好了我们预想的实验材料。

2我们按照花卉名称、试验时间、施撒数量等做好标记和序号;

3.将1000.005%“溴敌隆”毒饵均匀撒于“散竹”花卉和“四季海棠”花卉土壤中,之后定期观察花卉的变化、土壤的变化。同时,还有两盆未撒药的“散竹”花卉、“四季海棠”花卉做对比试验。

4.参与实验的花卉,一样的光照、温度、土壤、水分,长期观察、记录其变化。

5观察与记录实验结果。

这种方法的优点是:操作简单,各种实验材料可以方便到。缺点是:这个方法对准确测量“溴敌隆”对植物、土壤的直接影响不能产生直接的效果,也不能如化学品检测那样直观,需要长期观察、记录等。对不同品种的花卉有时难以区分到底有什么具体的影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观测者肉眼判断能力,对不同花卉、土壤的影响都以定性为主。

三、研究结果

(一)关于溴敌隆的检测

根据计划我们在中国农业大学进行了“溴敌隆”化学品的检测。

二)关于中外灭鼠文献的研究

1.化学毒药能够“灭鼠”吗?

“灭鼠”是中文语境中描述人对老鼠进行斗争的惯用语。从字面意思来看,“灭”意味着要使作用对象消失。关于如何灭鼠,从理论上说,除投毒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方法,但从调研小组的观察来看,北京市相关部门每年进行的“灭鼠运动”的主要手段就是投放溴敌隆杀鼠剂。我们也不排除实际当中还有其他的一些措施,但从2008年北京市政府向北京市民免费发放的《首都市民预防传染病手册》中,我们看不出北京市的灭鼠工作除投放杀鼠剂和捕鼠器外,还有别的什么具体措施。

那么我们需要问,作为主要灭鼠手段的杀鼠剂投放能否达到“灭鼠”之目的?通过文献研究,我们对此有很大的疑问。我们将用两个例子和一些科学研究的结论进行说明。

第一个例子是国外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城市鼠害严重,既造成庞大的经济损失,又威胁美国军队的战斗力。于是化学家和生理学家开始研究化学杀鼠剂。1940年代初,两种鼠药面试,一种叫氟乙酸纳(Compound 1080),另一种叫α-萘硫脲,即安妥(ANTU)。1945年的《时代》杂志把这两种鼠药的研制列入当年的十大科技进步之中。安妥的发明者Curt Richter1942年成功说服巴尔的摩市开展药物灭鼠运动,并一直延续到战后。1946年该市统计一共有5600个街区参与了投放安妥的灭鼠的运动,每个街区平均杀鼠75只,共有上百万只老鼠被杀。随公众逐渐对安妥产生迷信,Richter本人却撰文警告:安妥缺乏长久的效力,它仅仅在特殊的情况下,特别是鼠害非常严重的时期,短期灭鼠效果明显。事实上,安妥的效力很快就消失,巴尔的摩的老鼠后来又重新杀回。

第二个例子是国内的,所涉的鼠药是本报告所讨论的溴敌隆。国内科学家对1997年至1999年间浙江省六个城市通过投放溴敌隆毒饵的灭鼠活动进行了监测和研究。其结论之一为:“从各城市每年在34月和910月灭鼠两次的情况来看,除金华以外,各城市绝大部分月份的种群密度均能控制在捕获率为1 %或粉块阳性率为3 %以下。34月的灭鼠之后,种群密度经45个月的恢复接近或达到灭鼠前的水平,910月再次灭鼠,又使种群密度下降。显然,每年开展春、秋两次的灭鼠活动,效果是明显的,在控制种群密度方面也是有必要的。”这一结论显然存在一些矛盾和需要进一步弄清楚的地方。其矛盾就是,既然鼠类的种群会经过45个月恢复到灭鼠前的水平,为什么可以得出这种方法在控制种群密度方面是有必要的结论。显然,这个推论漏掉了一个条件,即如果不投放溴敌隆,鼠类的种群密度会升高,老鼠的泛滥程度加剧。从文中我们得不到相关的说明。反过来,如果研究表明老鼠的种群其实是稳定的,那么投放溴敌隆起到的仅仅是在短期内降低鼠口的作用。

从国外的许多文献中我们都可以看出,和所有生物一样,稳定的鼠类种群是由它的栖息环境所决定的,包括食物和水的可获得性、洞穴、外在的威胁(包括天敌和人类的“灭鼠”活动),以及鼠类的疾病。从实践来看,在其他条件满足的情况下,比如充足的食物和良好的居住地,鼠类种群会因为人类投放鼠药而产生短期的波动,但长远来说不一定会有太大的变化。杀鼠剂,尤其是现在广泛使用的溴敌隆在短期内可以大量杀灭鼠类,从这个意义上可以称得上是达到了目的。但如果从一年或更长久的时间尺度来看,这种“灭”还是名不副实。

英国政府所属的健康与安全执行局(Health and Safety Executive /HSE)则更明确的表示:“单独依赖杀鼠剂不能保证杜绝鼠类泛滥的状况,目标鼠类的种群会在鼠药投放处理后很快恢复”。还有数位学者的论文也得出相同的结论:仅仅施放毒药不是长久的解决办法,因为鼠类种群有很强的能力恢复其数量。特别是在适合其栖息的环境保持不变的情况下,鼠类种群不会受到投放杀鼠剂的太大影响。更糟糕的是,在食物充足和洞穴条件良好的情况下,鼠类还可能容易地避开杀鼠剂,从而使其种群更加稳定。

国内还有研究发现不当投放鼠药情况下发生的城市老鼠种群密度不降反升的现象。虽然还没有证据表明这二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不当投放鼠药连“灭鼠”的短期效果都无法达到。

此外,当溴敌隆仍被普遍视作“适口性好,具有广谱性,配制方便,使用安全,且灭鼠效果好”的时候,我们反而需要保持更审慎的态度。正如因发明安妥而享有盛誉的Curt Richter所说的那样,1940年代的灭鼠运动得出的最重要的一个结论是:“老鼠是一种令人惊异的动物,它有能力在不同的环境下把自己照顾好。”昨天,我们看到老鼠对安妥和它之后的种种鼠药产生了抗药性或学会了避让;明天,我们有谁能保证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溴敌隆和它之后的化学杀鼠剂上呢?

2. 应该“灭鼠”还是“控鼠”?

一个值得注意的语言现象是,国外文献中通常使用的术语不是“灭鼠”(Rodent EliminationRodent Eradication)而是“控鼠”(Rodent Control)。字面的差异显示的是国内外对于鼠害的认识和相关工作指导思路的差别。“控鼠”的概念本身包含对“灭鼠”某种程度上的否定,它看到了要消灭鼠类的不可能性,因而采取更科学和务实的措施使鼠害降到最低。

“控鼠”的合理性主要基于对两方面事实的认识。一方面,正视鼠类和人类的共生关系(Commensal,也有共食的意思)。各种国外有关鼠药的科学文献都在介绍目标鼠类的时候都强调这一点。如前文所述,老鼠长期与人共生,这是自然选择和进化的结果,其生命力之强并非说“灭”就可以灭掉的,这从投放溴敌隆获得短期效果后又迎来鼠群的恢复可以看出。另一方面,控鼠的根本目的在于控制鼠类给人造成的危害,而不在于将鼠类个体消灭。在“灭鼠”的语境下,消灭鼠类个体和消除它们的危害是等价的,但实际并非如此。比如,户外鼠类的活动和户内鼠类的活动所造成的健康风险就不一样,一定程度的鼠类活动也不意味着就是鼠害,因此无差别的消灭鼠类个体和减少鼠害并非等价。

基于如上两方面的认识,“控鼠”工作是从鼠害的评估出发,建立鼠类活动和这些鼠害之间的关系,进而确立不同境况下鼠类种群的控制目标。“灭鼠”的初衷虽然和“控鼠”一样,但它简化了认识鼠害和鼠类种群之间的关系,因而简单地把消灭鼠类个体作为其目标。盲目杀鼠,过犹不及,会导致社会资源的浪费,而且还可能造成意想不到的问题。

五 “生态控鼠”与“综合鼠害管理”

综合前两节的论述,“灭鼠”模式如果不用“控鼠”模式加以修正,它想要达到的目标如同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及;试图通过投放溴敌隆或其他类型的杀鼠剂来达到“灭鼠”的目标也同样存在严重的问题。因此,我国的“老鼠工作”必须摆脱以往的“灭鼠”模式,而转向“控鼠”模式。国外的实践告诉我们,合理的控鼠模式包括两个不可或缺的内容:一是上文所说的建立合理的目标,进行鼠类控制;二是不依赖化学杀鼠剂的使用,而是采取“综合”的手段控制鼠群。

在安妥的发明者Curt Richter所处的二十世纪中期,大规模的化学灭鼠及其产生的负面后果已引起当时人们的反思。他们提出了“生态控鼠”的概念,这包括两个层次的含义。一是用基于生态学的方法,比如控制老鼠栖息环境的措施,要比仅靠技术的方法灭鼠效果好。另一层含义是,即使是化学方法的使用,也要用生态知识来进行指导。耐人寻味的是,1940年代,Richter在巴尔的摩市开展的大规模化学灭鼠运动的一个直接后果是促成了对鼠类生态的进一步研究,并进而否定了“化学和技术万能”的错误观念,肯定了用生态和预防的方式才是控鼠的根本。

“生态控鼠”的观念为后来发展起来的“综合鼠害管理”做了铺垫。“综合鼠害管理”实际上是更广泛的“综合病虫害管理”(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IMP)的一部分,除工作对象为鼠类外,其原则和指导思想与其他领域的“综合病虫害管理”无异。它们都要求用长期、有效和整体的思路来管理病虫害,重视合理运用不同的防控措施,包括教育、规章、预防和化学方法,其目标是要在控制病虫害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环境的危害和对人健康的威胁。

我们的研究发现,世界上的许多国家都在实践“综合鼠害管理”,如美国、英国、南非和阿根廷。在此,我们首先以美国的方案为蓝本,看一下“综合鼠害管理”的具体原则、目标和基本内容。

2006年,美国卫生部下属的疾病防治与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公布了一份关于如何在“综合鼠害管理”模式下进行鼠害调查的手册。这一手册也全面介绍了“综合鼠害管理”的原则、目标、步骤,其要点如下:

总体原则

1) “综合鼠害管理”要求转变控鼠工作的思路和重点,即从依赖化学毒药和捕鼠器的模式转

变成通过运用动物行为和生态知识,以控制鼠类栖息环境为主的模式。

2) 要同时重视人、环境、其他非目标动物,如宠物、鸟、牲畜的安全。

3) “综合鼠害管理”是一种以问题为导向、以安全性、有效性、经济性为目标的过程式管理,

强调各种社会系统和相关人士的参与。

4) “综合鼠害管理”严格遵循生物学中关于动物种群变化的规律,以此作为有关措施施行的

依据。

总体目标

1) 减少或消除人与鼠类,及疾病宿主的接触。

2) 减少杀虫剂暴露。

总体步骤

1) 调查。内容包括鼠害程度及其环境决定因素。调查的结果决定是否要采取一定的控鼠措施,

以及具体的工作方向和手段。调查本身也是一种教育型的控鼠手段,在调查中,参与者,特别是普通民众会获得足够的知识来防治鼠害。

2) 设立鼠害容忍度(控鼠目标)。控鼠的首要目的在于使鼠类活动处于能够引起公共健康威胁

的水平之下。早在1972年,CDC便在鼠类泛滥度、垃圾暴露、不合理垃圾存放三个方面规定了相应的容忍限值。其中,垃圾暴露和不合理垃圾存放是鼠类泛滥度的间接衡量指标。其依据是这两者和鼠类泛滥情况有着因果关系。在容忍度设置后,实际的控鼠工作就是要使鼠类泛滥度和引起鼠类泛滥的环境达到容忍度限值以内。目前CDC所制定的容忍度限值是根据1972年至1981年间在美国大约八万个街区采集的数据制定出来的,分为户内和户外两种。对于户内来说,鼠类活动的容忍度为零,即鼠类不应跟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为此,除不能有户内鼠类活动迹象外,CDC还设置了可供评估的一个间接标准:只有15%或更少的房屋在其内部的斜坡面或低水平地面的1.5米范围内具有鼠类进出的通道和路线。对于户外来说,a)只有2%或更少的建筑(或一块空地)有明显的户外老鼠活动迹象;并且,b)只有15%或更少的建筑(或一块空地)有暴露在外的垃圾,或只有30%或更少的单位的垃圾存放不合格。

3) 干预。要把消除老鼠泛滥的原因(食物,水和洞穴)放在第一位,因此改变鼠类栖息地是

干预的最重要的手段。除此之外,还要重视教育、政策法规、园艺学等手段的应用,机械捕鼠和化学杀鼠则是末尾考虑的。而且,需要按照实际情况综合运用以上的方法。

4) 评估。这一步非常重要,它向人们说明控鼠的措施是否有效,是否需要得到修正和改善。

化学杀鼠剂的运用

成功的“综合鼠害管理”的关键是消除导致鼠类泛滥的原因,但合理和小心使用杀鼠剂也很重要。化学杀鼠剂使用的原则是用最低毒性的化学物质最有效地控制目标鼠类。这种原则的对立面就是大面积的、不加区别的使用杀鼠剂。其后果很可能是蕾切尔·卡逊所警告过的“寂静的春天”的景象——化学品的使用对人、动物和环境造成了不可预期的危害。

CDC所介绍的“综合鼠害管理”的内容上看,针对化学鼠药的使用,其最基本的观点就是这种“事后”的措施必须让位给预防性的“事前”措施。CDC在其关于鼠疫控制的网页上表述得更加明确:重要的是保持环境卫生,要首先采取预防性的措施,包括公众教育;控鼠措施的优先次序应该是控制鼠类的食物,防鼠建筑物,最后才是使用化学鼠药。

我们再看一下其他国家的“综合鼠害管理”实践。英国健康与安全执行局发布过一个关于如何由专业人士安全使用杀鼠剂的宣传册。虽然其内容是关于化学方法控鼠,但在其前言中强调用综合和整体的视角看待控鼠工作,不仅否定化学方法控鼠的长期有效性,而且强调环境管理的重要性,并呼吁人们必须把精力放在改善卫生条件、防鼠建筑等预防性的措施上。小册子的内容也紧紧围绕其初衷和原则,告诉人们投放杀鼠剂是一项非常专业的事情,必须在专业人士指导下进行,也必须符合一定的规定和条件,其具体内容值得我国的控鼠工作者参考。

南非在欧盟委员会的资助下于2006年中完成了一项旨在控制鼠媒人畜共患病的项目(Rodent Zoonosis Management/RatZooMan),试点地在德班的棚户区。尽管当地居民的生活条件和卫生环境很差,鼠类泛滥的程度也很高,但他们秉承“综合鼠害管理”的理念,坚持把发动最广泛的群众,开展环境卫生整治作为项目的首要任务。他们联合各相关部门,如水务部门,垃圾处理部门,房屋管理部门,疾病和环境健康管理部门,合作制定公众宣传材料,并开展清洁日活动,最大程度地压缩了鼠类的栖息环境和导致泛滥的条件。他们同时重视个人卫生意识提高,以更有效地杜绝鼠媒传染病的发生。

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于2003年至2004年间在该市的棚屋区开展了“综合鼠害管理”项目。在确认化学鼠药的局限性的前提下,相关人员首先对项目实施地进行了细致的考察,并对鼠类的活动进行了评估,将所得到的信息用地理信息系统软件展示出来,然后进行进一步的分析。该项目很重视定期的评估,在项目前、项目中和项目后都有评估,保证了项目的科学性和及时的修正。根据调查所获得的关于鼠类活动及其发生条件的信息,项目人员制定了四种具体控鼠措施:a)在鼠的穴居点和公共地带投放杀鼠剂;b)清除杂草,覆盖被遗弃的地带,将居民区附近的低地注水;c)提高垃圾清运的频率,使用防鼠垃圾箱;d)开展关于改善环境卫生的公众健康教育。因为调查得知棚屋区的卫生状况很差,鼠类活动泛滥,因此有必要使用化学杀鼠剂在短期内将鼠类种群密度降低。项目使用的杀鼠剂即为溴敌隆,但其投放很有针对性。在公共地段,腊块溴敌隆被投放在鼠洞中;在居民区,鼠药则放在具有安全掩护的装置中。而且,鼠药的投放时间和其他措施紧密结合,以增强其长期效果。在环卫清洁运动开展前、中、后都投放了不同数量的鼠药。事实证明这个项目的效果是显著的,把投放鼠药和环卫清洁结合在一起更是可以为许多发展中国家借鉴的好经验。该项目的研究人员还深刻地指出,城市控鼠工作的不利条件不在于科技水平,而在于政治和公共管理的水平。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实践证明城市鼠类活动可以得到有效抑制,但只有长期的环卫改善和卫生教育才能真正把鼠类种群控制在安全标准之内。

最后,虽然控鼠的“人道”问题还不为许多人所考虑,但随着人们对这一问题的更多关注,它将来有可能被纳入“综合鼠害控制”的一环。而从“人道”视角考虑,威慑和预防的方式也是控鼠工作的首选。

六 鼠害

“综合鼠害管理”的前提是鼠害的存在,其首要工作也是认识和辨别鼠害。现实社会中有很多事情做着做着会偏离它本来的目标,有些事情也会用错误的理由达到正确的目标。我们也必须再次明确:控鼠工作的目标决不是盲目地消灭老鼠这一物种,而是减少鼠害。

“河北农技推广网”上有一篇题为《为什么要科学灭鼠》的文章,其中对鼠害的各个方面有比较全面和通俗的总结,这里不妨全部引用,然后我们在对其中的一些问题作简单讨论。

老鼠有哪些危害?
  鼠害是一个很严重的世界性问题。有人之处就有老鼠,有鼠之处就有鼠害,老鼠的一举一动都可能给人类带来危害。

从卫生角度看,老鼠可把三十多种疾病传播给人类,其中包括鼠疫、流行性出血热、钩端螺旋体病等等危害很大的疾病。据统计,有史以来,死于鼠类传播疾病的人数,远远超过直接死于历次战争人数的总和。几百年前我国发生一次鼠疫大流行,病死人数超过当时总人口的四分之一。现在虽然控制了鼠疫流行,但每年仍有成千上万的人得流行性出血热等疾病。
  从农业角度看,从各种谷物的种子、幼苗到成熟、收获,老鼠都能造成严重危害。据统计,全世界老鼠对农业生产造成的损失,相当于25个贫困国家国民生产总值的总和;老鼠每年糟蹋的粮食,相当于总产值的5%,可养活三亿人口。1982年,我国农田的鼠害面积达三亿多亩,牧场的鼠害面积达五亿多亩,林业的鼠害也有三百万亩以上。
  从工业、交通的角度看,老鼠的危害主要是破坏供电和通讯设施,造成事故,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例如,上海有个工厂曾因老鼠窜入高压电闸,造成停电事故,损失l700多万兀;某钢铁公司在二十年中,出现停电事故数百次,其中约有百分之十七是由老鼠引起的;北京地铁也曾因老鼠的骚扰出现数次停运事故;在轮船和火车上,老鼠也经常咬坏货物和行李。
  从家庭生活的角度看,老鼠咬坏衣物、家具、书籍,咬死鸡雏幼兔,影响人们休息,糟蹋食品饲料,破坏建筑物,等等,屡见不鲜,危害普遍而又经常。

结合此文内容和现实,有如下几个问题值得讨论。

一、鼠疫恐惧。该文首先介绍“灭鼠”最充足的理由——鼠媒疾病。该文非常客观地说,虽然鼠疫已经得到控制,但仍有其他疾病威胁着人。然而现实当中,人们对鼠害的认识往往是先联想到鼠疫,目前仍然是最大的鼠害。这是一种错误的认识。根据鼠疫研究,特别是参考曹树基和李玉尚的著作《鼠疫:战争与和平——中国的环境与社会变迁(12301960)》,鼠疫爆发须具备复杂的条件,不是光有老鼠活着就可以爆发鼠疫的。曹、李二人的研究表明:a)鼠疫是从特定的疫源地产生的,一个地方会不会爆发鼠疫,要看疫源地的状况,人和物的流动,以及非疫源地的环境;b)能够成为疫源地的,是经过长期观察才能确定的,一个疫源地是鼠疫菌、媒介鼠蚤、鼠和特定的自然条件的结果,它们共同构成一个生态系统;c)我国的疫源地主要分布在北部草原地区,西南地区和东南沿海一带;d)历史上鼠疫爆发的条件:鼠间鼠疫爆发,特定的人物流动,战争饥荒使得人的抗病力下降,以及城乡不良的生活习惯等。因此,不考虑以上条件,空谈现代城市的鼠疫爆发威胁,不能构成控鼠的有力理由。

二、其他鼠媒疾病。流行性出血热、钩端螺旋体病是国外鼠害研究中普遍提到的鼠媒疾病,其危害显然比鼠疫更为直接和现实。这些疾病应该是现在城乡控鼠必要性的所在。

三、鼠害和战争。北京市政府下发的《首都市民预防传染病手册》中也有和上文一样的关于鼠害大于战乱的论点。根据曹、李的研究,鼠疫和战争的关系应该是:正是因为战乱,使得鼠疫具备了大规模爆发的社会条件。鼠害大于战乱的论断将问题的责任简单转嫁到动物身上,颠倒了因果,完全是目的论思维影响的结果,也反映了人类不能正视自身缺陷的勇气。

四、农业破坏和物资损失。这也是农村和城市控鼠工作的两大原因,但相对与健康原因来说,往往显得不被重视。此外,由于农业与自然生态关系的紧密,更加应该注重“生态控鼠”而非化学灭鼠;物资损失和城市人工环境有关,因此在控制鼠类种群的同时,对这些物资以及它们所在的建筑物采取预防性的保护是很重要的。

五、老鼠仇视。“有鼠之处就有鼠害,老鼠的一举一动都可能给人类带来危害。”鼠和其他生物的存在都会对人有正面和负面的影响。从生态的角度,它有它存在的合理性,是生态系统的一员,更是人的共生动物。控鼠工作有其不言而喻的必要性,这种必要性应该建立在对鼠害问题客观和理性的评估之上,而不是盲目的仇视。

(三)关于鼠药对植物影响的实验研究

研究目的:在植物土壤中掺进“溴敌隆”毒饵,观察其对植物的根、茎、叶等产生明显影响,能否被植物体吸收并传导到全株各部位。

研究方法:观察、记录法

2008312日、327日分两次对常见植物“散竹”、“四季海棠”两盆常绿植物土壤中分别投放了1000.005%溴敌隆颗粒毒饵。此外,另有两盆未投放“鼠药”的“散竹”、“四季海棠”作对比。

第一次投放至今,(48日)“散竹”未见明显变化,掀开土壤,“溴敌隆颗粒毒饵”已经发霉,土壤中发出一股轻微腐烂味。

第二次投毒至今,(48日)“四季海棠”未见明显变化,扒开土壤,“溴敌隆颗粒毒饵”已经少量发霉,“麦粒毒饵”上仍有大部分蓝色粉末状药,发出难闻的气味。

这两盆“散竹”、“四季海棠”的植株叶子、茎均未见明显变化及不良影响。

(四)关于对政府工作通知的分析研究(请见附件一)

(五)观察记录(请见附件二)

)关于调查问卷的结果

              关于鼠药使用状况的调查(居委会)

1.区县爱卫会调查研究

关于鼠药使用状况的调查

1) 灭鼠工作有文件吗?

选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百分比

有文件

12

11

91%

无文件


1

9%

依据什么文件?

选      项

参与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百分比

<健康奥运病媒生物控制行动计划>


0

0%

<北京市除四害工作管理规定>


4

36%

<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全面开展农村(区)统一灭鼠工作的通知>

11

1

9%

全国爱卫会除四害标准


1

9%

爱卫会其他相关文件


5

46%

看来,北京市的灭鼠任务是在爱卫会的领导下有组织的进行的,是受到重视的。

2) 近几年灭鼠的重点是什么?

选项

参与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百分比

居民区或居住地周围


6

50%

农田\承包地\山

12

3

25%

草原鼠害


1

8%

控制鼠疫


2

17%

经过多年的宣传,大家都认识到了鼠害的危害性。由于此次调查的选取地在城乡结合部,所以对城市和农村的灭鼠状况都有所涉及。

3) 每年的灭鼠时间安排。

选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百分比

一个季度一次


2

17%

春秋冬三季各一次


1

8%

春秋两季各一次

12

7

59%

春季一次


1

8%

秋冬季一次


1

8%

大部分灭鼠时间都在春秋两季,有一份调查特别说明,2007年冬天为创卫检查,又多安排了一次。

4) 灭鼠药采用什么品种?可多选。

选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0.005%溴敌隆毒饵


7

58%

0.01%溴敌隆毒饵(蜡块)


2

17%

杀它仗颗粒灭鼠毒饵

12

1

8%

猫捕牌杀鼠剂


0

0%

其它


2

17%

5) 外环境灭鼠药品种。

选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0.01%溴敌隆毒饵(蜡块)


3

 24%

杀它仗颗粒灭鼠毒饵

12

4

 34%

猫捕牌杀鼠剂


1

 8%

其它


4

 34%

由于灭鼠药大多统一发放,所以品种较统一。但大家对鼠药的认识很高,很多人提到一些当今先进的生态灭鼠方法,如在草原用狐狸灭鼠,甚至有的写到通过改变老鼠性别比例来防鼠灭鼠的方法。

6) 灭鼠药来源,如何发放。

选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居委会或村委会

12

11

92%

社区服务中心


1

8%

绝大部分由村委会或居委会统一发放到各家各户

7) 每次灭鼠行动在人力、物力和财力上给予哪些支持和保障?

选    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免费提供鼠药


8

67% 

提供充足人力

12

1

8% 

给予经济补偿


3

25% 

在灭鼠行动中,都是政府买单。

8) 是否对灭鼠前后的鼠密度进行监测与调查?有什么好方法?

选    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有监测

12

9

 76%

无监测


2

 16%

不知道


1

 8%

大部分都有监控,方法基本上是人工观测。

9) 对于灭鼠工作,上级部门有什么相关标准吗?

附标准:15平方米标准房间:布放20×20厘米滑石粉块两块,一夜后阳性粉块不超过3%;有鼠洞、鼠粪、鼠咬等痕迹的房间不超过2%;重点单位防鼠设施不合格处不超过5%。不同类型的外环境累计2000米,鼠迹不超过5处。在落实检查时是这样的吗?

选    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与标准相同


8

68%

没有标准

12

2

16%

其他标准


2

16%

灭鼠工作有明确标准。

10) 我们在下发老鼠药时是否对群众或单位进行灭鼠技术培训和宣传。谈谈具体方法。

选    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必要的警示标志


5


张贴灭鼠注意事项

12

6


灭鼠剂应尽量投放于隐蔽区域或置于毒饵盒里


5


其它方式


1


很多方法共同使用。

11) 上级主管部门(爱卫会)是否组织专门的灭鼠执法监督检查?又是怎样开展的?(对分发出去的药品如何监管)

选    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有检查

12

11

92%

无检查


1

8%

通过调查发现,大部分对药品是有专人检查和监管的。

12) 每次灭鼠后对剩余药品有哪些处理方法?处理流程是怎样的?

选    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倒掉或填埋


2

17%

对剩余药品纪录,专人保存

12

4

33%

没有剩余


6

50%

从调查结果上看,大部分人都是领取多少,投放多少。

13) 据咱们掌握的情况看,实际上有多少老鼠,哪些地方比较严重?

选    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十 几 只


2

16.5%

几 百 只

12

2

16.5%

没 看 见 过


3

25%

不 知 道


5

42%

严重地区

选    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农村


10

 84%

垃圾场等野外

12

2

 16%

居民区


0

 0%

生活在城市里的大部分人反映没见过老鼠,有些在草坪中看到过鼠洞,但没见过老鼠;在农村有。

14) 对全市灭鼠工作,群众的反映如何?

选    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大力支持,反映良好


10


无所谓


1


太麻烦,没有必要(根本没有老鼠)

12 



比较反对,灭鼠造成二代死亡




后期监管不利,鼠药泛滥


1


其它


1


本环节有多选。大家对灭鼠工作还是支持的,但有些担心后期监管不利,造成不良后果 。

15) 您认为现在的药品使用效果如何?现有的灭鼠体制是否有效?哪些要改进?

药品效果

选    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还行


3

25%

比较好

12 

1

8%

不知道


5

42%

不好


3

25%

灭鼠体制:

选    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有效


7

60%

无效

12

1

8%

一般


2

16%

不知道


2

16%

很多人不知道效果是否好,因为没有过真的死老鼠,所以无从评估。

16) 灭鼠工作遇到的困难。

选    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人数

所占百分比

群众不支持


1


人手少,任务重


2


检查落实

12

2


引起二代死亡


6


防护工具少


1


没有困难


2


本环节有多选,大家主要的问题集中在因为鼠药而导致的其他动物死亡。

关于鼠药使用状况的调查(民众)

本次调查共向居民发放调查问卷100份,收回有效问卷64份。根据实际情况我们设计了调查问卷,对“鼠药使用状况”进行了以下调查研究。

1. 灭鼠工作是北京灭四害工作之一,被访者参与了吗?(表1,图1)

 选项           结果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统计人

参加了,每年都灭鼠

64

28

43.75

王晓玉

王嘉仪

没有,跟我没关系

4

6.25

听居委会/村委会安排

15

23.45

根据自己家庭的情况而定

17

26.6

                                    表1

                                            图1

2. 灭鼠工作中,您采用哪种方法呢?(表2,图2)

选项   结果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说明

老鼠药(化学方法)

64

39

60.9


老鼠夹(物理、工具法)

12

18.75


养猫,猫吃老鼠(生态法)

18

28.1


以上方法都有

8

12.5


其它

人工捕鼠,用铁锹、木板等打老鼠,或者用铁水桶淹死老鼠。

                                            表2

                                图2

3. 灭鼠时间是怎样安排的?

此题为开放题,总结起来,为以下几种。(表3,图3)

选项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说明

春季

64

24

37.5


秋季、冬季

14

21.8


常年

6

9.3


随机灭鼠(发现就灭)

16

25


其它时间或未填

10

15.6


                            表3

                            图3

4. (1)如果采用的是药物,有哪些?(表4,图4)

选项   结果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说明

0.01%溴敌隆毒饵(蜡块)

64

3

4.68


0.005%溴敌隆毒饵(颗粒)

20

31.25


杀它仗颗粒灭鼠毒饵

8

12.5


猫捕牌沙鼠剂

6

9.3


其他药物

1

1.56


我不清楚,发什么用什么

25

39.06


                                表4

 图4

(2)外环境用药(表5,图5)

选项   结果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说明

001%溴敌隆毒饵(蜡块)

64

17

26.56


杀它仗颗粒灭鼠毒饵

16

25


猫捕牌沙鼠剂

15

23.43


其它

16

25

选此项的部分注明不清楚是什么药物

表5

 5

5. 这些老鼠药品的来源?(表6,图6

选项   结果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说明

居委会/村队下发

64

57

89.06


自己去指定地点购买

1

1.56


小商贩那里购买

1

1.56


其它途径

5

7.81

(没有发或没有买)

                                   6

 6

6.您在灭鼠时对投放量上是怎么做的?(表7,图7

选项   结果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说明

发多少放多少

64

5

7.8


随便放

12

18.75


严格按照说明投放

38

59.37


未选择


9

14.06


                                        表7

7

7. 如果鼠药是免费下发的,一年发几次?每次发多少?

这个问题属于开放题,从统计看每年发两次,每次每户2袋溴敌隆毒饵。

8. 居委会/村委会在下发老鼠药时是否对灭鼠技术进行培训?(表8,图8)

选项   结果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说明

没有培训

64

20

31.25


培训

12

18.75


没培训,但了解

32

50


未选择





                                   表8

 8

9.每次灭鼠后对剩余药品有哪些处理方法?(表9,图9

选项   结果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说明

扔进厕所、垃圾桶等

64

12

18.75


深埋

11

17.18


不去理睬

15

23.43


其它


26

40.6


                                    表9

9

10.投放鼠药后,实际上有多少老鼠死亡?那些地方比较严重?(表10,图10

选项   结果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说明

1-2只

64

17

26.56


4-5只

16

25


5只以上

7

10.93


没发现


24

37.5


        10

      10

11.如何看待政府的灭鼠工作?(表11,图11)

选项   结果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说明

好事,大力支持

64

41

64.06


无所谓

2

3.12


太麻烦,没必要

0



反对(二代死亡、鼠药泛滥)


14

21.87


其它


7

10.93


                                             表11

         图11

12.使用老鼠药是否会对环境造成影响?(表12,图12

选项   结果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说明

不会

64

10

15.63


50

83.33


没考虑过

4

6.25


                              12

 12

13.您对灭鼠工作有什么建议?(表13,图13

选项   结果

参与调查人数

赞同者人数

所占参与人数百分比

说明

采用环保生态方式

64

14

21.87


多发药

6

9.37


工具、物理方式

8

12.5


没意见或其它


36

56.25


                    13

                                           图13

关于居委会/村队的调查研究

民众调查的分析

根据以上调查图表,我们不难看出,目前在北京范围内灭鼠工作落实的现状,以及广大民众对于“灭鼠事件”的认知状况。综合起来,可以形成以下几点:

1.灭鼠已经成为老百姓脑子中必须要做的事实,几乎不存在疑义。

2.老百姓对于政府免费发放鼠药灭鼠事件比较支持,75%以上大力支持。对于老鼠药是否对生态环境造成影响几乎没有考虑过,头脑中几乎没有意识,对政府很认同。

3.农村老百姓对于灭鼠的方式存在部分质疑,因为造成了家禽、牲畜死亡等后果,对于科学的灭鼠方式了解甚少,局限于传统的老鼠夹、捕鼠器,而这些简单的方式也渐渐被淘汰,被直接的“鼠药”代替。

4.实际上,在近3年的调查中,见到老鼠的概率在1%—5%间,几乎看不到老鼠的存在,即使在农村,老鼠也只是生物链中的一员而存在,并没有大量的老鼠出没。而实际上却大量的播撒“老鼠药”来灭鼠。

5.政府部门在管理“灭鼠”工作过程中制度较严格,但落实中在后期监管(例如:鼠药投放方法培训、鼠药残渣的后期处理)的力度上有所欠缺。

6.曾经的“鼠疫”思想在人脑中根深蒂固,“老鼠”就是“四害”,坚决消灭一干二净。

四、分析与讨论

(一)支持灭鼠与质疑鼠药

实际调研得知,普通民众对政府灭鼠工作是完全支持的。考虑到中国普通民众对于政府行为表态中所惯用的“支持”,我们必须小心对待。对灭鼠工作所表达的支持可能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解释,一方面民众可能对这项工作并非真正的关心,因为看到所问的问题是“政府行为”,就惯性地表示“支持”;另一方面则是真正的支持,这种支持相信是建立在对鼠类危害的一种普通认知上的。调研问卷并未就民众是如何看待老鼠这种动物的,但经过长期的宣传教育,“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应该是普通民众对于老鼠的基本态度,否则,不会对灭鼠工作有比较高的支持。

与支持灭鼠形成对比的是民众对鼠药灭鼠的不放心。当民众通过问卷得知一点鼠药泛滥的负面后果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对灭鼠工作本身就表示了反对,或表示出应该用其他方式代替鼠药灭鼠。同时,更多的人相信鼠药会对环境造成影响。

我们的调研发现,实际中北京市的灭鼠工作基本就是投放鼠药,这既与我们文献考察中所得到科学研究相悖,也是为民众所担心的。

疑问:

   民众普遍认识老鼠的危害,但未必真正知道其危害在哪,以及投放鼠药带来的具体危害。关于鼠类作为一种人类共生动物,以及其顽强生命力的思考则可能更加缺乏。

(二)鼠害管理中的优点、缺点和疑问

优点:

1.鼠药的选型、监管、发放比较严谨。北京市灭鼠工作选用世界公认的相对安全有效的溴敌隆,同时严格禁止一些高毒性鼠药的贩卖和使用。比较好地保护了人民的身体健康。鼠药由政府部门同一采购、同一发放,管理得比较好。

2.群众参与度高,事实上这是控鼠工作可以顺利实施的一个必要条件。

3.投放鼠药时,大部分单位能够按照要求投放,特别是在户外鼠药旁插上了黄色警告旗。

缺点:

1.缺乏灭鼠技术培训。有超过八成的民众表示,居委会或村委会在下发鼠药时没有对灭鼠技术进行培训。文献研究表明,杀鼠剂投放是一种极具技术含量的工作,必须由专业人士实施,因此,如此盲目的投放工作必定带来很大的问题。

2.鼠药投放后续工作缺失。无论是从鼠药投放的管理单位还是普通民众处,我们都可以断定灭鼠期结束后的残余鼠药处置非常混乱。无论是残留在鼠药投放点的,还是没有投放的鼠药,其最终去向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3.灭鼠工作简单化为投放鼠药,缺乏综合措施。文献研究表明,鼠药灭鼠或控鼠方法是在干预鼠类栖息环境的情况下,短期降低鼠口的有效办法。若非如此,没有太大的意义。灭鼠工作的执法监督被简单化为对鼠药的执法和监督,过于把鼠药的投放和变化作为灭鼠工作的标准。

4.政府、鼠药生产厂家夸大溴敌隆的效果和安全性,特别是没有指出它产生二次中毒的风险,与文献研究不符。

疑问:

1.鼠害管理事前调查和风险评估是否存在?十二个被访单位中,有三个承认没有对灭鼠前后的鼠害情况进行调查。而另九人的肯定回答也是高度可疑的。调研者在调查中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北京市鼠害情况的具体报告或数据。

2.对灭鼠所要达到的效果政府有明确的标准,除四个单位表示没有按标准进行评估外,其他八个肯定回答同样高度可疑。如果没有事前和事后的评估调查,也不按照鼠害控制的评估标准进行工作,控鼠工作没有了这些必要环节,不仅灭鼠工作的必要性存疑,其结果也只能是一笔糊涂账。

3.鼠药的经济消耗。我们没有获得鼠药采购的准确数据,表面上是政府免费提供,但实际上是纳税者的钱,因此出于对公共资源的合理使用的目的,我们更应该弄清楚这方面的情况。

(三)城市与乡村在灭鼠工作上差异。

差异一是表现在老鼠的泛滥上,城市居民普遍反应很少能看到老鼠出没,而乡村则很容易看见。这一结果可以反映出北京市的城市环卫状况是比较好的,没有给老鼠太多的栖息条件,此外地面的硬化和人类活动本身大大压缩了老鼠的生存空间。乡村虽然老鼠出没多,但其是否能构成鼠害特别是鼠媒疾病爆发则是另一个问题,在人口密度低的情况下,鼠口和鼠害之间的关系肯定和城市地区不一样。差异的另一表现是灭鼠的方式,城市居民基本是被动接受上级部门的鼠药灭鼠法,而农村地区则更多地尝试其他方式,如物理方式和通过养猫来驱逐老鼠。但同一发放鼠药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居民需求其他方式灭鼠的积极性。

(四)生态脆弱情况下的农村灭鼠。

调研了解到的情况是,像在密云县这样的山区,老鼠和他们的天敌的数量都较以往少。文献调查表明,对于已经处在危险状态下的野生动物种群,鼠药带来的二次中毒会对这些野生动物产生严重的威胁。而从猛禽救助中心得到的数据也显示,疑似中毒在死亡猛禽中也占有显著的一部分。

6. 从植物实验来看,它印证了文献研究中关于溴敌隆对植物生长没有影响的结果。

(五)尽管人们对鼠药的危害有所认识,但不够深刻

调查研究显示,无论是政府、居委会、民众对于老鼠药的成分和危害,有一定的认识,但是这种认识只停留在“表面现象”上。究其原因,分析起来有以下几点:

1.政府投入人力、物力、财力,免费发放“鼠药”减轻老百姓的诸多负担,老百姓在意识层面上就放松了,因此不需要考虑其他的“环境因素”。

2.“溴敌隆毒饵”所含毒性成分小,且由国家指定厂家生产,较规范。小范围内实验表明,对土壤、植物等没有造成明显的影响,因此,人们就忽略了它的“环境影响力”。

3.简单、快捷的生活方式,使民众趋于“速战速决”,对于“老鼠”的出没,投放鼠药看起来“简单、快捷、方便”。

4.政府缺乏正面引导、宣传“科学控鼠”的认知、方法培训和指导。造成老百姓无暇去思考“鼠药危害”问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5.从政府、执行者角度,也缺少专业人士的指导,尤其在后期落实中,对鼠量、分布、后期鼠药处理等都缺乏相应的措施和行动。

(六)对控鼠方法存在误区

1误区一:认为鼠药控鼠简单、方便、快捷,忽略了严重后果

化学的方式灭鼠在短期内的确起到了“时间短、见效快”的作用,但是老鼠的“食物”实在太丰富,繁殖能力很强,而它的上线生物链“猫”、“猫头鹰”、“蛇”之类的繁殖能力却没有那么快,并且以老鼠为食的动物失去“食物”或者“中毒”后,将会造成种群的减少甚至灭绝。严重的情况下会造成生物链的多层脱节、断层,导致“植物”的天敌“有害虫类”滋生,对生态造成间接损失。

如果化学方式灭鼠一直持续下去,土壤、河流、植物中“溴敌隆”的含量将会呈上升趋势,势必会造成土质、水质、植物的变质、变异,影响人类乃至自然界的平衡。

此外,大量的使用“溴敌隆”灭鼠,势必会花费许多人力、物力、财力,而实际上却没有所谓“大量”的老鼠,对于“老鼠”到底该有多少没有明确的数据和量化,只是盲目的灭鼠。长此以往,势必造成资源的浪费,生态的破坏。对于环境意识的误导。

2误区二:忽略了物理、生态控鼠

在科学控鼠的方法中,不只存在“化学”法,物理、生态控鼠显得更科学,有利于大自然的生态平衡。但是,由于政府的引导、有利政策,造成了民众放弃物理、生态等控鼠方式,直接选择“化学法”。例如,一个村队的百姓都使用“鼠药灭鼠”,个别群众采用“养猫”、“鼠夹”等方式,势必会“势单力薄”失去“市场”,也会受到“鼠药”的间接影响。

3误区三:对老鼠的认识有偏见

多年来,广大民众对“老鼠”深恶痛绝,老百姓对“鼠疫”敬而远之,极少数人把老鼠作为生态中的一员来看待,因此造成了“老鼠”在生物链中享有“不平等待遇”。因此,人类一定会下大力量使其“灭绝”。至于,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自然、生态观念极少能够进入老百姓的视野和思考中。政府和媒体也很少正面宣传、引导,造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局面。

4误区四:后期监管不到位

调查中显示,政府在大量灭鼠的过程中,程序和制度很严格,但是在落实中,极少考虑真正的效果,对灭鼠后的“鼠药残渣”很少进行科学的方法指导和回收。

五、结论和建议

(一)结论

1北京市当前的老鼠药投放方式存在一定的缺陷,对生态环境也许会带来隐患。

2“灭鼠”应当改为“控鼠”,重新制订更加合乎生态保护规则的方案。

3这种改良是能够进行的,甚至比以前的方式更加的节约。

(二)建议

1.生态控鼠

  生态控鼠又称生态学灭鼠法,主要包括环境改造,断绝鼠粮,防鼠建筑,消除鼠类隐蔽场所等。改变、破坏害鼠生活的环境条件,减少鼠类的增殖或增加其死亡率,从而降低害鼠的密度。生态控鼠主要措施有,生态环境保护、兴修水利、村镇规范建设、环境卫生整治、作物布局调整等。

  2.物理灭鼠

  物理灭鼠主要是利用物理学的原理制成捕鼠器械灭鼠。物理灭鼠的历史悠久,应用的方式较多,现有的器械约有百余种,包括压、卡、关、夹、翻、灌、控、粘和枪击等,常见的如鼠夹、鼠笼等。

  3.生物防治

  利用鼠类的天敌捕食鼠类或利用有致病力的病原微生物消灭或控制鼠类的方法。主要有:一是利用天敌灭鼠,鼠类的天敌很多,主要是食肉的小兽,如黄鼬、猫、狐类;鸟类中的猛禽,如鹰、猫头鹰,以及蛇类等。二是利用对人、畜无毒而对鼠有致病力的病原微生物灭鼠,如肉毒素。三是采用引入不同遗传基因,使之因不适应环境或丧失种群调节作用而达到防治目的。

  4.化学防治

  化学灭鼠是指使用有毒化合物杀灭鼠类的方法。它是目前国内外灭鼠最为广泛应用的方法。从未来灭鼠的发展趋势看,无论城市、农居,还是鼠害严重的农田,化学灭鼠仍是综合治理的主要手段之一。它突出的优点是方法简单、灭效高、见效快、经济,无论在害鼠大量发生危害以前,还是已经发生大量危害,化学药物灭鼠都可及时收到显著的防治效果。缺点是易污染环境,如果灭鼠药物使用不慎或保管不当,易引起人、畜中毒。因此,化学灭鼠要扬长避短,科学合理用药。

  (1)化学防治的基本原则

  ①掌握鼠情,制定防治方案。首先应进行鼠情调查,了解当地主要危害的鼠种、数量及分布情况,了解当地受害作物、受害程度、受害面积及已达到防治指标的面积(农田鼠密度3%、农户室内2%)。然后根据当地气候条件、耕作制度、生态环境条件及自然资源等因素,制定防治方案。组织防治队伍、搞好技术培训、做好物资准备等。

  ②统一行动,大面积连片防治。鼠类是一种流动性很大的生物,是一个庞大的群体,繁殖速度快,它的种群繁殖主要靠整个群体数量的增加。如果一家一户分散灭鼠,对它整个种群数量的减少和繁殖不会造成较大的影响,所以,一家一户灭鼠效果差,很难达到控制鼠患的目的。 在农村灭鼠活动中,必须做到“五统一”、“五不漏”和“递减法”,才能达到较好效果。“五统一”为,统一组织、统一技术、统一药剂、统一配制、统一投放;“五不漏”为乡不村漏、村不漏户、户不漏室、田不漏丘、地不漏块;在丘陵地区农田投饵采用“递减法”,即以农舍为中心向外辐射,以50~100米为重点投放区,逐渐减少投饵量。保证了这三项关键技术措施,就能确保灭鼠的投药覆盖面和灭鼠效果。

  ③突击防治和经常性防治相结合,保持害鼠低密度水平。在城乡一般要求大规模灭鼠活动一年一次,通过大规模灭鼠,可以把一个地区较高的鼠密度控制在一定范围。但是,在一次大规模灭鼠后,由于各种原因,某一个小范围内灭鼠效果较差,或个别地方鼠害较重,或特殊环境下为了保持一个低密度的水平,对这些地方可常年放置毒饵盒,或购买小包装毒饵进行经常性的灭鼠,只有这样才能保持灭鼠效果的相对持久性。

  ④安全用药,防止二次中毒。目前使用的杀鼠剂大多数系广谱性,对人畜及有益动物均有一定毒性,甚至剧毒。因此,在杀鼠剂的运输、贮存、使用过程中必须十分注意安全。

  所谓二次中毒,就是家禽、家畜和天敌动物吃了药物中毒的死鼠后,再次引起中毒死亡。防止发生二次中毒的措施,一是严禁使用剧毒违禁杀鼠剂;二是及时深埋毒死的老鼠,避免动物取食。

六、体  会

本次研究是一个开放性的研究,参与的人都投入了不少精力,但同时也从“研究”的层面,去观察了一个城市都认为极度正常的行为方式,并对这个行为方式提出了我们的一些看法。研究的过程和看法都在这份调查报告中。它虽然算是成稿了,但只能算是一个阶段的工作总结;我们还将进一步关注这个领域因为生态保护工作,某种程度上就是对大家习以为常的行为方式提出挑战,并给出改良方案。

本研究活动大概从鼠年开始时开始,在奥运会马上到来时结束。回顾这段短短的历史,大家都觉得颇有意思。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只是感觉到了也许这是一个“问题”。然后,一些对老鼠很陌生、对老鼠药颇为陌生、对城市的老鼠政策更是陌生的人,集结在一起,讨论定义,阅读文献,制订问卷,走访各执行人,访问专家,成天思考老鼠与人、老鼠药与生态的关系,最后,大家至少对这个领域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大概是有个了粗浅的认识。我们给出的对策可能是很不成熟的,但不管怎么样,这是“我们共同的认定”。

所谓的研究,其实是每个人都有权利的。“自然大学研究中心”就是要给所有的人提供一个研究问题的平台。所谓的研究,其实就是一个放大信息的过程。过去,大概没有人想过老鼠药对城市生态的影响问题,更没有人进一步去想一想中国执行了几十年的鼠政策中是不是存在什么样的漏洞。当我们在冬天和春天看到满大街插着的小黄旗,上面写着“鼠药危险”这样的字样。不仅麻雀这样的文盲动物是看不见的,就是对环境漠不关心的人,也同样看而不见,视而不闻;即使看见了,也未必在自己的头脑中好好地思考一番。

说起来这是自然大学研究中心的第一个研究项目。我们在探索一种公众参与科学研究的可能性和方法,我们相信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教授和研究员,只要你愿意关注自身的“时代困境”,愿意去面对一个个真问题与假问题。随着公民社会的到来,我们也认为“公民科学家”大有可为。我们的目标没有什么野心,我们只是想通过几个人的力量,去搞清楚一个小小的现象,再把对这些现象思考,给提炼出来。我们当然希望我们的研究能够产生良好的后果,但我们也深知,我们的力量是多么的弱小;何况,我们的观点里面,肯定还存在着大量硬伤和软伤。

七、致  谢

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

自然之友

绿家园志愿者

北京市爱卫会

北京师范大学

中国农业大学

八、主要参考文献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提交评论